心路

信仰

我的神没有怜悯,没有憎恨,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

无神论

曾经,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一切世俗宗教嗤之以鼻,视之为谎言,认为世俗宗教不过是上层奴役平民思想的工具,亦或是苦难者为自己的灵魂安宁所编造的最后港湾。

一直以来,我对世俗宗教并无兴趣,也没有深入研究。在我看来,如果只是为了精神的慰藉和灵魂的寄托,笃信宗教并无坏处。

但我不会,我不会选择将灵魂出卖给空想的神。

人格化的地球

环保主义者最乐此不疲的事情之一就是把地球人格化,这种想法相当幼稚,也很自私。保护环境并不是为了地球,而是为了人类自己。以人类最恶劣的污染行为造成的影响也不会超过地球经历过的最残酷环境之万一。

在永恒的时间面前,生命的存在就如白驹过隙,喧嚣过后,万物归于沉寂,地球还在那,而人类呢?

Spinoza的神,是一个通过存在事物的和谐有序体现自己的神,而不是一个关心人类命运和行为的神。

我的神

随着阅历的丰富,我渐渐发现自己所持的无神论并不契合我的世界观。我逐步得在脑海中构建着自己信仰的主宰,一切现实规律的主宰,宇宙万物的意志体现。

我仍然认为,一切把神人格化的行为都是愚蠢的,那只不过是人类这种渺小生物的一厢情愿,如同把地球人格化一样可笑。

我信仰的神,没有人格,没有感情,她是我们永远无法洞察的存在,她用最原始的奥义最纯粹的理性和最完美的规律构建了我们的宇宙,一切都在她定义的规则之下运行,没有例外,因为例外也是神定义的。

我们所有的感知都束缚在神所创造的自然法则之中,一切试图挣脱这种束缚的行为都是徒劳的,甚至是没有意义的、空想的,而世俗宗教及其人格化的神就是存在于这种空想之中。但我并不是说这是错的,因为在我的神眼里,包括人类的行动和思想在内的所有活动都在其定义的规则之下运行,都在其掌控之中,不存在错,因为一切都是对的。

在我的神看来,正义与邪恶都是合理的,我的信仰并不许以空洞的承诺来换取信徒的虔诚,行善与行恶之人都是对的,向善和堕恶都是每个个体的自由。这就像在翡翠梦境中梦魇生物觉得它们才是清醒的,而自以为清醒的正义才是堕落的,我们其实并不能有力地反驳这种想法。

诚然,相对于我们所认知的混乱,秩序更加利于人类的生存,但另一方面,秩序容易被狂热者滥用,容易被智者垄断,结果就是大多数芸芸众生仍然生活在虚假地秩序之下。

基于我成长的环境和受到的教育,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正义和善良,这不是基于我的信仰,而是基于我有限的认知和自我选择。我所秉承的正义没有世俗宗教那样狂热,但是我的信仰一样坚定!

我非常认可克苏鲁神话想表达的主旨:人类最大的恐惧,是来自对未知的恐惧。

恐惧

小时候的我非常胆小,农村的房子又很大,从厨房到卧室都要经过很长一段距离,每次吃完饭回房间我都是一溜小跑,灯也不敢关。小学上学要经过一座坟山,要是冬天遇到老师放学拖堂,那对我真是一种濒死的考验,翻山的时候背后发凉,经常被自己踩碎枯叶的声音吓到,过去之后总感觉自己刚从地府走了一遭,在我的印象中没有比我更胆小的孩子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清晰了自己的信仰。我坚信万物都在神的规则下有序运行,那些对未知的恐惧渐渐少了。我现在甚至希望遇到鬼神,因为在我的神所定义的法则之下有太多遗憾无法弥补,而生存于空想之中的鬼神却不受这些法则的约束,它们或许能帮助我弥补缺憾。但是这些毕竟只是空想,对我的神来说,这不是亵渎,她毫无在乎蝼蚁的小把戏。

结语

太过理性的信仰往往没有吸引力,我的神对信徒也是毫无在乎的,因为你信或不信,她都在那。
只愿我的正义,始终如一。

(0)

本文由 永烁星光 作者:linus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