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路

生死

死亡是神对凡人最公平最甜蜜的馈赠,我们都在等待一个机会收下这份恩赐。

初识死亡

第一次对死亡有所触动,是在我5岁的时候,村子里一个老人自杀。还记得那天像往常一样准备和同伴们去上学,村里突然骚乱起来,原来住在村尾的一个老人头天晚上喝农药自杀了,同伴们比我大,都去老人屋里看了他僵硬的遗体,我也想去看,被奶奶拉住了,说小孩子看不得,而那也成为了我26年来离死亡尸体最近的一次。

老人去世后,村里议论纷纷,都在讨论自杀的原因,后来大家一致认为是老人的几个儿子都不愿赡养,所以觉得自己是个负担,干脆一死了之。虽然年纪小,但是这件事对我的震撼非常非常大,老人生前经常来爷爷家门口聊天,一夜之间一个会张嘴说话会走路的人就这样被装进木盒子里深埋在泥土之下,无论下雨刮风、黑夜降临他都要孤独地陷入野外的黑暗中,唯有恐惧陪伴,再也不是生者的一员。我第一次明白死亡是如此可怕,生命是如此脆弱。

死亡虽不可避免,却是彻底被排除在意识之外。

理解死亡

随着年龄的增长、学识的增加,我从一个无神论者渐渐变成唯一主宰论,也越来越多地思考生与死,在明白我所有的思想、所有的行为都必须建立在自我意识之上才有意义后,我才找到了我对死亡应有的理解。
死亡虽然不可避免,却是彻底得被排除在自我意识之外,因此以自我为主体对死亡的思考变得没有价值。我也明白我对死亡的疑惑、恐惧对死亡本身来说,都毫无意义,一瞬间,我对死亡坦然了,甚至有点期待。

慢慢得,我不再为死者伤心和惋惜,无论他们生前经历何种富贵或梦魇,对他们来说,都不再有意义了,他们得到的是永恒的安宁,是人类灵魂能获得的最高也是最后的恩赐。

有自我意识的人都有自由选择生死的权利。

求死的人

世界上有太多自杀寻死的人,假如他们和我有一样的信仰或者对死亡和我有一致的理解,那我毫无保留地支持他们的选择,我们应该为生者伤心,而不应为亡者哭泣。

对于很多忍受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的人而言,自己选择拥抱死亡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死亡瞬间的剧痛和永无尽头的苦难相比,更像是一种馈赠。我们所遇到的道德上的困境,更多的是生者的不舍与不甘,任由苦难者在痛苦中煎熬对其本身毫无意义,反而更像一种残酷和漠然,生者有悲伤的权利,但也应尊重死者的选择。就如那些因抑郁症而自杀的人,他们并非自裁,而是病逝。

安乐死

对于主动安乐死,我是双手赞成的。至于被动安乐死,例如Terri Schiavo,在确定无意识的情况下,我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人没有了自我意识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不管这具肉体你如何熟悉,也没有了和你羁绊的灵魂,这种死亡对其本身已没有意义,在乎的只是身边的亲人。

我不是一个厌世的人。

我的死亡

人们对死亡的恐惧更多的是来自身为生者的情感,这并不是错的,作为生者思考死亡能让我们对生命更加敬畏,而我们对死亡本身更应心存敬畏。

死亡是神对我们最公平的馈赠,假如我觉得生活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我会毫不犹豫地拥抱死亡,收下这份馈赠。这不是一种厌世的解脱,而是为了到达灵魂的最终归宿,区别只是时机的早晚。

我虽然坚持自己的生死观,但我不会试图说服他人,如同我的信仰不在乎其他信徒一样。

世事无常,做好随时迎接死亡的准备。

(2)

本文由 永烁星光 作者:linus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